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山寨风云

山寨风云


--

  沿途经过一片田垄,只见道路左侧,是条宽有两丈余的大溪,流波荡荡,势甚湍急,右侧却峰峦矗列,峭拔奇秀。

  抬眼望向远处,对面大山横况,隐然在山脚之处,孤零零地耸立着一座庄院,走到近前,亭台楼阁也变得清晰可见。

  庄院外一道高约丈余的围墙,黑漆光亮的大门,向南而建,写有「白松山庄」几个大字。

  此刻的大门,正在敞开着。

  门上的紫铜门环,在阳光下有如黄金般,闪闪生光。

  一匹高头白马,正朝白松山庄缓缓踏步而来,鞍上却坐着两人,一男一女,正是狄骏和瑶琳。

  原来瑶琳舍不了她的白马,二人便先回山崖处,终于把牠寻回来,方行动身起程。

  瑶琳拍拍狄骏环在她腰肢的手,回头问道︰「这是一个贼寨吗?为什幺我如何看,总是觉得不大像,若说这是琳宫梵宇,瞧来还觉贴切些。」

  狄骏只是笑笑,并没有答话。

  瑶琳不依地小嘴一翘,撒起娇来:「怎幺啊?为何不答我?」

  狄骏不理睬她,这时大屋内走出几个人,走在前头的,却是个二十上下年纪的青年,长得剑眉朗目,威武英俊,细看之下,倒有几分和狄骏的样貌相似。

  在这青年左侧,却是一个两鬓染霜,目光祥的老汉,还有几个帮中手下,雁字形的走在二人身后。

  狄骏翻身下马,抱下瑶琳,一个中年汉子上前牵过马匹。

  怛见那青年带着阳光似的笑容,缓步迎将上来,「大哥,辛苦你了,似乎今趟进行得挺顺利。」他的目光移向瑶琳,见她长得美艳如花,一对黑白分明的眸子,正与自己对望着。「要是我没猜错,妳便是沈瑶琳吧?」

  瑶琳望着眼前这俊美青年,便知晓此人是狄骏的弟弟狄骥,他虽然缺乏了狄骏的粗扩气息,却另有一股轩昂之气,她向他微微一笑,「你猜对了,我便是沈瑶琳,你是狄骥吧?」

  狄骥略感诧异,笑道:「原来大哥早已对妳说了。」

  瑶琳抬头向狄骏一笑,「你的弟弟比你还俊几分呢。」

  狄骏听着,脸口不由一沉,嘴角隐隐露着苦笑:「狄骥,咱们进去再谈。」

  瑶琳见他脸现微愠,便伸伸舌头,再不敢做声,随着众人步进屋内。

  走进大门,却是一个偌大的庭院,院内修竹青松,嘉木林立,丛丛簇簇种着不少奇花异卉,缕缕清香,芳香馥郁。

  一条白石砌成的小径,蜿蜓着通向庭院深处。

  大厅之外,绕着一曲回廊,只见朱栏画栋,建筑极其精致。

  数人步入大厅,两个十六七岁的丫鬟肃立一旁,狄骏道︰「小雪,妳马上把望月轩打扫好,让沈小姐居住,以后便由妳俩伺候她。」

  此话一出,众人也为之一愕,就是那两个小鬟,都认为自己听错了,茫然地互望一眼,再把目光瞧向狄骏求正。

  这里人人皆知,望月轩乃是帮主休憩看书之所,从不曾有外人住过,今次还是头一遭,怎不叫人不感到惊讶。

  狄骏寒着脸孔,加重语气道︰「听见没有,还不快去。」

  小雪再不敢动问,恭敬地应了一声,便回身去了。

  狄骏再向另一丫鬟道︰「小云,带沈小姐往百花池沐浴,好生伺候。」

  长得娇俏可人的小云,心思极为伶俐,知道眼前这美貌少女,能得帮主如斯重视,绝非一般人物,连忙躬身令命,恭谨地朝瑶琳道︰「沈小姐请跟小婢来。」

  瑶琳依恋不舍的望望狄骏。

  狄骏温柔地一笑,「妳这两天跑了这幺多路,也该舒舒服服冲洗一番,小云会给妳衣服更换。」

  「可是……」瑶琳还想说什幺。

  狄骏抬步走近她,在她耳畔道︰「妳暂且先去,我待一会便来。」

  瑶琳听他会来找自己,脸容旋即一喜,便随着小云去了。

  □      □      □

  百花池距离大厅相当远,二人走在一条白石小径,小径两旁,修竹成林,弯弯曲曲走了好一段路,骤然眼前一广,已来到一处邃谷幽泉之地。

  但见四下假山石洞,亭台水榭,处处繁花似锦,争奇斗妍。

  当中之处,建有一人工池沼,池上飞桥栏槛,横卧碧坡,一挂沙沙飞瀑,溅石而下,池的右侧,建有一精舍簪室,门上横一匾额,上写着「百花池」三个字。

第2页

--



  瑶琳骤见这绚丽多姿的好地方,委实惊喜万分,忙问道︰「小云姐,这里好漂亮哦,那面的小室,便是百花池幺?」

  「是的,沈小姐叫我小云好了,给帮主听见,我会被骂的。」

  「这里离主屋这幺远,若每次沐浴都要走这一大段路,好不方便呢!」

  「沈小姐妳不用担心,此处离望月轩并不远,妳看……」小云一指,一栋飞檐翼角,掩映在万杆修竹后。

  小云道:「这便是望月轩了,百花池后面有一锦石小径直通那里,只要走数十步便可到达。」

  瑶琳喜道︰「这很好啊,我便可以经常来这里玩了!」

  「白松山庄还有很多美丽的地方,只要小姐妳喜欢,小婢可以带妳四处看看呢。」

  「好呀!明天妳带我走走,可以幺?」

  「当然可以!」二人谈谈说说,已来到百花池,小云纤手轻推,门扉自开,「沈小姐请进。」

  步进内里,瑶琳眼前又是一亮,即见一潭白玉花石砌成的清池,一泓流泉,叮叮咚咚,由屋外引至,池边四周花叶扶疏,真个桃红李白,春兰秋菊,阵阵繁花的馨香弥漫四周,几疑身处仙山瑶池。

  瑶琳在小云殷勤的服侍下,脱掉身上的衣服,淋浸在这水漾淙琤的幽泉中,大有帘杏溪桃之感。

  □      □      □

  自瑶琳随着小云离开后,狄骏、狄骥两兄弟,便来到大厅东首的一间小室,方好坐落,狄骏遂问道︰「那个沈一鸣安放在哪里?」

  狄骥道︰「他住在东月楼,并没有任何举动。」

  狄骏抱着双手:「他服了「灵弨丹」,有何反应?」

  「当他知道自己的武功暂时消失,起先确有点激动,经过几个时辰后,似乎已平定了不少,只是……」

  「你想说什幺?」

  「大哥,咱们真的需要这样对待他幺?」

  狄骏道:「他武功不弱,这样做便可避免他逃走,而另一原因,好让他知道,没有我的解药,他的武功便难以恢复,现先让他在这里住上几日,接着再放他回去。要知一个练武之人,失去武功,真是比死还要难受。当他父亲沈啸天得知此事,必会愤怒难当,况且他的宝贝女儿仍在我手上,势必令他无所措手足。」

  「打算什幺时候放他回去?」狄骐凝视着他。

  「不用急,先看看沈啸天这老贼有何反应再说。」

  「大哥,你看沈啸天会亲自来吗?」

  「这个很难估计,但我倒希望他会来,省却很多事。」狄骏顿了一会,续问道:「王彪在这里幺?」

  狄骥摇首道:「他没有随行回来,半途与其中一个兄弟说有要事去办,至今还没有回来。」

  狄骏微微一笑:「瞧来他不会回来了。」便把王彪之事说了出来。

  狄骥也听得不住叹气:「没想到王彪是如此心怀叵测,依你所说,沈啸天极有可能出兵围剿咱们,大哥你的看法如何?」

  「我相信不会,沈啸天在没有清楚咱们动向前,决不敢把自己的宝贝儿女作赌注而贸然出兵,当沈一鸣把我的书信带回给他后,到时他自会有所反应。」

  □      □      □

  东月楼是一座独立的小楼,楼高两层,颇为别致。

  这时,沈一鸣负手伫立窗前,心头显得极端沉重,想起妹子瑶琳现今正在狄骏手上,确实不得不令他担心。

  再想起自己的处境,虽知一身武功暂时尽废,但逃走的意欲,仍是相当强烈,但事实归事实,现在的自己,可谓手无绑鸡之力,连一个平凡人也不如,生似大病之后般无异,又叫他什样能逃出去。

  难怪影子帮这幺放心,竟不把自己关困起来,更不怕自己会逃脱。

  虽然沈一鸣的心中仍是有许多疑问,想穿脑袋也想不通狄骏的意途,但现在不得不暂时把此念头放低,首要是先想一个法子回复自己的武功,方能有力量与狄骏对抗。

  沈一鸣知道这个重要性,便走回榻上,盘膝而坐,尝试再运功看看。

  他盘膝坐定,澄心祛虑,双掌提胸运气。

  那知才一提气,陡觉全身虚飘飘的,一口真气,再也无法凝聚,一连几次,都是如此,而且一经提气,眼前登时金星乱飞,几乎便要昏倒!

第3页

--



  他心知无望,连一缕真气已消失无存,不禁摇头叹息。

  便在此时,一把娇柔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。「没有用的,服了『灵弨丹』的人,必须要有我大哥的解药方可回复。」

  一个年约十六七岁,身穿紫衣的少女,悄悄然出现在门口,见她手掠发鬓,缓步行了进来。

  「原来你便是我大哥捉回来的人。」她好奇地走到他跟前,瞪着一对灵动的大眼,侧起头在他脸上扫视。

  沈一鸣望住眼前这少女,一时被她的美貌全然吸引住,竟无法说得出话来。

  只见她体态轻盈,明眸善睐,笑来齿若编贝,实在是个少有的美人儿。

  这少女见他瞬也不瞬地望着自己,眉梢一扬,「你怎幺了,哪有人这样望人家的。是了,我叫狄姗姗,你叫什幺名字?」

  沈一鸣道︰「在下沈一鸣,狄骏是妳哥哥吗?」

  狄姗姗螓首轻点,「他是我的大哥,听你说是姓沈,莫非你是沈啸天的儿子?」

  「沈啸天正是在下家严。」

  「喂!你说话可否不要这幺文诌诌的,什幺在下这个在下那个的,叫得好不难听。」狄姗姗撅着小嘴,眼珠子一转,又问道︰「听说你的武功很不错,是真的吗?」

  「算不上好,只懂一些皮毛而已,但现在……唉!不提也罢……!」沈一鸣说到这里,不由长叹一声。

  「你不用担心,虽然你服了『灵弨丹』,相信我大哥过不多久,他便会给你解药。其实捉你来这里,只是要你带个口讯给沈啸天,并没有打算伤害你,这个你大可放心。」

  沈一鸣立时气愤难当,「就是要我带口讯给父亲,也不需要用这种下三流的手段。」

  「我大哥怕你会逃走,又不想关你在地牢,所以大哥才用这个方法。」狄姗姗深知狄骏的为人,决不是一个会随便伤害人的人。

  「妳大哥到底要我带什幺口讯,妳知道吗?」

  「我当然知道,但我现在不能告诉你知,因为我还不能肯定。」

  沈一鸣知道在她口中也问不出什幺,况且自己早晚都会知道,也不急于一时,但目前最重要的,便是想知道瑶琳的处境,便问道︰「我有一事想问妳,不知可否见告?」

  「你想问什幺?」

  「我的妹子沈瑶琳和我一起被胁持,后来给妳的大哥先行带走,我想问她现在情形如何?」

  「哦!原来和大哥一起回来的姑娘,便是你的妹妹。」

  沈一鸣听着,不禁喜道︰「瑶琳也来了,她现在人呢?」

  「她好得很呢,我听庄里的人说,大哥带了一位很漂亮的姑娘回来,并吩咐安排住在望月轩,我听了也感觉奇怪,望月轩直来是大哥的书室,除了几个打扫的丫鬟外,从不许人进入,万没料到今次竟会让你妹妹居住,瞧来他对你妹妹很重视呢。」

  沈一鸣眉头轻蹙,一股不祥的预感倏地而生,心想:「莫非狄骏在打瑶琳的主意,要是这样,我绝不会放过他。」

  「妳可以带我去见见我妹子吗?」他急切地问。

  「这个……或许有点困难,我大哥下了命令,庄上任何一个人都不准进入望月轩一步。这样吧,我去求求大哥,他素来极听我的说话,这个便包在我的身上。」

  沈一鸣连声多谢,心想她这个人还算不错,一点也不像她的兄长。

  「我现在就去找大哥,回头再来看你。」话落,向沈一鸣抛下一个甜甜的笑容,便回身走出房间。 

  原来百花池却是一个温泉,水并不太热,温度适中。

  沉浸在其中,让瑶琳感到浑身一阵松弛,她闭上眼睛,享受着这写意的一刻,而那个丫鬟小云,则静默地站在池边,不敢惊动她。

  狄骏悄悄走进百花池,小云立时望见他,正待躬身开声,忽然瞧见他把手一扬,示意她不准说话,并打着手势着她出去。

  小云自是知道他的心意,向主人微微一笑,当下放轻脚跟,徐步走出百花池。

  良久,瑶琳缓缓张开眼睛,朦胧之中,骤见一团物体斜斜横躺在池边,蓦地吓了一跳,连忙双手抱胸,掩着上身的重要部位。

  她定睛一望,方发觉此人竟是狄骏,全身赤条条地单手支颊,横躺在水池边,一双邪邃的眼睛正紧紧盯着她。

第4页

--



  只见狄骏咧嘴微笑,露出一副嘻皮笑脸的无赖相,瑶琳见他这副模样,心中微感有气,但想到他真的没有骗她,竟依约前来,心里不悦之气旋即烟消云散。

  「你来了。」四下一看,「咦!小云呢?」

  狄骏没有答他,只用双眼盯住她胸前的丰满,和她那肌理晶莹的雪肤,正在水中隐约变幻着。挺秀的玉乳,微晃着在水中浮沉,幻出一幅无限诱人的画面。

  狄骏真的看呆了,她只是小小的诱惑,便能令他无法自持,犹如被下了魔法般,使他不得不渴望想要她,触抚她!

  这种感觉,是他在其它女人身上从不曾有过,光是这一点,不由不令他感到震惊,但这确是一个事实。

  狄骏朝她招招手。

  瑶琳略为迟疑一下,还是迎着池水朝他行来。

  方来到他跟前不远处,狄骏一个翻身,突然跳下水池中,一把就将她拉贴在自己胸前,牢牢拥她入怀中,并用手抬起她下颚,好教她望向他。

  二人登时四目相睖,各不相舍。

  狄骏缓缓低下头,亲吻她的唇,瑶琳在他舌尖的坚持下,本能地为他开启唇瓣,狄骏捧着她的脸,手指伸进她早以奔泻披肩的青丝,开始从容不迫地挑逗她。

  瑶琳由被动之中,渐变为主动,又有谁知道,她是多幺地想要他。

  两人的亲吻,很快从温柔的爱抚,快速地转变,变成狂野的激情,他们的舌尖,不断交缠,直到二人几乎无法思考。

  热情如闪电般迅速燃点,瑶琳已经放弃全部的矜持,她纤柔的小手,环住他的熊腰,身体贴靠他磨蹭,乳尖在动作中急切的挺立。

  瑶琳也同时感觉到,狄骏那火热的肉宝贝,正在水中烫贴着她。

  狄骏的肌肉,平滑而坚硬,有如一张大铁扇,而从他身上和嘴唇散发出来的热情,在这一刻里已完全将她淹没了。

  天呀!她永远不想要他停止碰触她,那种感觉确实太好了。

  现在的瑶琳,因激情而令她浑身发烫,自她喉咙的深处,不停地发出低吟,而这个诱人的声音,几乎使狄骏完全失去控制,但也令他感到有份自负的愉悦。

  在强烈的欲望驱使下,使她再无法自主了,贪婪的小手开始往他身上游移,虽是在紧密的拥抱下,她还是找寻到她想要的东西。

  瑶琳五指轻轻握住那宝具,而狄骏也立即有了反应,本已挺硬的宝具在她小掌中,变得更为昂大。

  她惊奇在自己掌中的感觉,那种烫热与脉动,是如此的惹人喜爱,凭那种壮硕,她可以断定,教任何的女性都会对它爱不释手。

  轻缓抚动的折磨,使狄骏开始发狂,原在喉咙里的呻吟,片刻间已变成了咆哮,鼻息也沉重起来。

  瑶琳满足地感应到他的畅悦,狄骏的鼓舞,使她手指动得比前更烈,她要叫他的灵魂飞上云天,要他为自己疯狂。

  她的指尖捻撮他灵芒似的顶端,恣情地拭动,挑拨激发他原始的欲念。

  狄骏的大手再无法安静下来,开始移至她胸前,一边的浑圆玉乳完全包容在他掌中,瑶琳同时浑身一颤,喉间马上发出娇吟,拱起背部,欣然迎接他温柔的爱抚,这种畅美的感觉,比起在山洞时更觉烈。

  无须她开口,光凭她水汪汪的眼睛,星眸半闭的脸容,足以告诉他的一切,她是多幺喜欢这热情的碰触。

  瑶琳的肌肤,触抚起来,犹如细丝般光滑,她身上像花朵般的香味,更叫他迷醉。

  狄骏一手定住她的纤腰,落在她胸前的手徐徐下移,直到触及她身体最热的部位,一阵的痉挛,立即划过瑶琳的下腹,她再无法阻止自己淫荡的反应,开始随着他手指的移动,迎凑着他。

  而她的小手,更加用上力度在他的坚硬蹂躏。

  狄骏牢牢盯住她,她的脸容表明了她的渴求,她想要……

  然而,狄骏突然停止了动作,轻轻把她推开。

  骤然的离去,令瑶琳感到无限的迷茫,小手紧紧攀住他,不愿放开手。

  「想要我吗?」他轻刷着她的唇瓣,用他的肉宝贝摩挲着她。

  瑶琳仰首望向他,眼里盈满着春意。

  狄骏捧起她丰满的圆臀,让她双脚离开池底,往上提起。

  瑶琳惊呼一声,赶忙用双手箍向他脖子,方能稳住身形,修长莹滑的玉腿,牢牢的绕缠在他腰肢,而他的宝贝,刚好横亘在她花穴上。

第5页

--



  「狄骏……」她声如蚊蚋,把头钻在他怀中。

  狄骏把她抱起,爬上石阶步出水池,缓缓将她仰放在池边,瑶琳已羞涩得紧闭着眼睛,只见她一脸通红,胸脯不停起伏,直到狄骏厚硕的身躯把她盖拥住,她的心房几乎要跳将出来。

  他俯头向她,瑶琳闭着眼睛迎上他,正如在她记忆中一样,还是这幺坚毅和诱人。那是轻柔,令人心醉的一吻。

  狄骏贪婪地不住吸取她口中的甜蜜,并感觉到他柔软的乳房曲线,是这幺地浑圆和饱满。也感到她尖端的硬挺,恰巧和他的鼠蹊情形一致。

  很快地,这热吻已变成狂野的激情。

  瑶琳也因为这股激情,眼神更显得恍惚,她清楚知道,是无法阻止自己不去吻他,更无法浇熄体内的熊熊欲火。

  她的小手,下探紧紧握住他的宝贝,活动也由缓慢而强烈起来。

  瑶琳放荡不羁的反应,几乎使狄骏失去理智,他极力抑压自己,但这痛苦的折磨,叫他又如何忍得,他的自制力根本无法派上用场。

  狄骏急切地埋头在她乳峰中,饥渴地吸吮,但手上的动作,并没有停止,不住寻找他想要的部位。

  瑶琳双手箍上他强横的身躯,弓起胸部,热切地迎接他的唇舌。

  当狄骏轻噬她顶尖时,这种肉体欢愉的快感,瑶琳也禁不住娇喘出声。

  而她另一边玉乳,同样受到他大掌的覆盖,指头摩擦她的乳头,使她不得不在他身下扭动。

  不一会,狄骏停止所有动作,双手撑高上身,好让他炽硬的宝贝,紧紧抵在她两腿柔软之间的花穴。

  瑶琳旋即感到它的触抵,惊惶的自然反应,叫她想移开,但当狄骏的热吻再次降临,实时便赶走了她的恐惧,任由它恣意地抵住。

  狄骏一面吻她,一面缓缓移动臀部,用他的硬物,不住摩蹭她,这个磨人的接触,使她体内深处的欲望火苗,立时被他点燃。

  没有多久,瑶琳的欲火,高得令她再不能忍受,她的手指,已陷在他的臀部里,并把他牢牢地按住,急渴地挺起腰肢,迎凑他灼热的宝贝,而她体内的蜜液,就如洪水决堤般,开始汹涌长流。

  狄骏再度抬起头,看到她眼中闪着渴求的火焰。

  「妳若要我停止,可以说出来。」狄骏盯着她问。

  她摇摇头,「不……我……我真的很想要你,但我很怕!」她望向他,神情充满忧虑。

  「怕甚幺?刚才妳不是下定决心了幺?」

  「老实说,我怕痛,更怕承受不住你的巨大……」

  「就是这一点点?」

  「嗯!」瑶琳真是有点害怕。

  狄骏微微一笑,「所以那天晚上,妳便想出这个蠢法子来。」

  「你……你知道了……」瑶琳有些惊愕。

  「连妳这些小点子都看不出,我如何能在江湖立足。」

  「原来你要我吃……是你故意的?你坏死了!」瑶琳噘着小嘴,娇嗔起来,一把握向他的昂奋,让他怪叫起来。

  疼痛令宝贝的亢奋枯痿了不少,幸好瑶琳贪玩,才把它回复原状。

  「妳再是这样,我绝不放过妳。」狄骏瞪着她道。

  瑶琳却没有理他,只是「噗哧」一笑,继续弄着她想弄的。

  「我想问妳,这种方法,是谁教妳的,不要说妳早就知道。」狄骏问。

  「是奶娘,她看着我长大,因为怕我会吃亏,所以教我这一招。」

  「真没想到,她会教妳这个下策的方法。」狄骏笑道。

  瑶琳马上抗议,「谁说是下策,那晚不是挺有用幺?」

  狄骏一笑不答,突然坐直身躯,抬着她双腿,继而推起她的臀部,好让她粉嫩的幽穴朝天大露。

  瑶琳大吃一惊,「不……不要这样,太羞人……」

  说话尚未说完,狄骏的嘴唇,经已印在那鲜红的花瓣上,灵活的舌头,同时硬闯了进去,不停舔掘擦拨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醉人的娇吟,不住地在她口中响起:「不……我受不了……」

  但狄骏并没有停手,倒反而更加卖力。

  「不得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一阵阵畅悦的抽搐,自瑶琳体内窜过。

  狄骏凝视她,缓缓把她臀部放下,让她回复仰躺的姿势,并用他的膝盖,轻轻顶开她双腿。

第6页

--



  她还来不及猜出他的意图,他的手已滑至她柔软,手指温柔地抚弄着。

  他巧妙地进入她花穴内,使她本能地弓起身,更贴烫地抵着他的手。

  她那热情的反应,给予他莫大的兴奋,而且这热情全是属于他的。

  「不……不要再折磨我,狄骏。」她再次喊出他的名字。

  狄骏置身在她细嫩的腿间,抬起她的臀部,尽可能缓慢地进入。

  巨大的宝贝撑开唇瓣,缓缓望内深进,娇嫩紧窄的含箍,让他呻吟了一声,而瑶琳却扭动着身躯,催促他前进。

  当狄骏进入小许时,她感到膣避像被硬撑了开来。

  狄骏埋首在她颈窝里,喘着气指示:「用妳的腿勾住我。」

  瑶琳依他所说,双腿围紧他。

  突然,狄骏没给她一点预示,猛力挺进,实时冲破她童贞的屏障,完全进入了她体内深处。

  「呀……」杀猪似的巨响,登是自百花池传将出来。

上一篇:小家碧玉下一篇:【魔武时代】